央廣網阜平9月17日消息(記者吳喆華)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近日,有媒體報道:河北省阜平縣的近百名農民工,在保定市交通局前雨中討薪。有農民工反映,他們2010年參加了“保阜高速阜平縣互通連接線項目”的建設,勞務費卻至今未結清。
  對於農民工的工資,國家三令五申要求不允許拖欠。今年年初,河北省還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加強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制度建設的意見》,要求“要落實相關責任,確保農民工工資按時足額發放。”那麼,討薪事件為何仍然發生?“修高速”這一“政府工程”,欠薪的原因是什麼?
  “要致富,先修路”,在保定市阜平縣西下關村,村民閆海文夫婦卻因修路致貧,他們告訴記者,至今仍有近一半的勞務費10多萬元未結清,兩口子只能依靠舉債度日。
  閆海文:連拉灰,帶拉料,有三輪車連人帶車,開攪拌機,2010年開始參加的,2011年結束的。他們說工期到了就給,結果拖到現在給不了,連買煤的錢都沒,孩子上學的錢,也得借上。
  阜平縣是國家級貧困縣,2010年,河北省高速公路“五縱六橫七條線”中的之一,“保阜高速”修到了阜平。打通這條高速和阜平縣之間的連接線,成為縣城的一件大事。保定市交通運輸局宣法處處長董玉輝介紹說:
  董玉輝:一般來說,連接線當地修。這個連接線,是指為高速和地方連接,起這個作用,所以縣裡對這個積極性很高。
  2010年3月,招標公告顯示,保阜高速阜平縣互通連接線項目,由平陽互通,阜平縣城東、西互通,東下關互通共四個互通,五條連接線組成,全長14.646km。招標人為阜平縣交通局公路管理站。時任站長牛建立說,項目開工不久,就遭遇了資金難題。
  牛建立:修了三分之一沒到吧,就沒有錢了。那時候工程馬上就要停,結果縣裡面就不讓停,就哄著施工隊不讓停,最後再說。
  中標單位——河北路橋集團有限公司,該項目部副總經理田智力說,如果連接線不能通車,相當於保阜高速在阜平縣“下不去也上不來”。領導下令連接線必須和保阜高速在2011年底同時通車。
  田智力:當時開了工以後,由於業主阜平縣公路管理站資金不到位,但是市局領導又要求這幾條連接線必須跟著保阜高速同時通車,當時這是個任務,不能說是政治任務吧,也是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一再給我們施工隊壓,就是說11年底必須通車。
  田智力說,在資金撥付不到位的情況下,保定市交通局領導承諾工程款在通車後半年結清,因此採取了民間借貸、賒銷材料、拖欠工資的方式完工。
  田智力:在沒有資金的情況的下怎麼辦,我們就採取民間借貸,當時領導也是同意的,賒銷材料,拖欠農民工工資。當時業主給不了我們錢,我們也給不了他們(農民工)錢。  
  然而,最終阜平縣交通局公路管理站並沒有如期向施工方付款,而且一拖就是近三年。施工方稱,至今仍拖欠農民工勞務費2300多萬。對此,阜平縣交通局表示,欠款原因是保定市交通局沒給下撥足夠資金。然而,保定市交通局卻表示,窟窿得縣交通局來填。5條高速連接線,為何成了一本糊塗賬?
  記者瞭解到,保阜高速阜平縣互通連接線項目的建設資金,來自銀行貸款和自籌。2010年銀行突然收緊銀根,為了不讓高速成為“半拉子工程”,保定市交通局背上了沉重債務。河北省交通投資集團今年收購了包括保阜高速阜平縣互通連接線項目在內的部分高速經營權。保定市交通運輸局公路管理處一位負責人說:
  馬科長:收緊了,貸不出來了,高速本身都是貸款修路,你貸不出來了拿什麼做?所以為什麼這兩條高速給了省交投了,因為我們局已經承受不起這麼大債務了。
  河北路橋集團有限公司該項目部副總經理田智力昨晚告訴記者,縣交通局至今已付工程款1.7億多(17112.9382萬元),仍欠4000多萬(4027.7086萬元),包括拖欠農民工2300多萬。
  田智力:這裡麵包括農民工的勞務費2300多萬,還有民間借貸1800多萬(本金)。
  對於施工方的說法,保定市交通局卻出具了幾乎完全相反的情況報告,顯示5條連接線完成概算投資約2.2億元(22227.1萬元,不含未審核確認的變更),實際撥付約2.1億元(21068.4萬元)。今年9月5號又撥付1130萬元後,工程款已“基本付清”(欠28.7萬)。保定市交通局認為,目前施工方主張款項與批覆概算差距很大,阜平縣項目部門和中標單位核算工作進展緩慢。
  公路管理處馬科長:來自不同口徑的數不一樣,它這不一樣,好多還沒有對賬呢。他認為他花了這些錢,那麼他有沒有權利花這些錢呢,那就不知道了。
  據瞭解,施工方和保定市交通局巨大分歧在於,對變更款3500萬的認定。保定市交通局宣法處處長董玉輝明確,項目概預算之內的變更,需報省交通主管部門審批。這超支的部分,應該由阜平縣來解決。
  董玉輝:這個項目在施工以前,他有個承諾的,阜平縣交通局公路公里管理站,它作為項目法人,承諾在發改委批准的項目(規模)之內。它讓施工方做了這些事兒,又超過發改委批准的(規模),只有業主單位自己負責。
  對此,阜平縣交通局公路管理站時任站長牛建立表示,當時任務緊,只有邊乾邊上報。
  牛建立:政府壓著,壓著讓你想辦法通車,實際工程發生量都報上去了,市局知道這個事兒,當時的情況特別緊急,沒辦法。
  阜平縣交通局副局長劉保平認為,發生欠薪的責任在於保定市交通局。
  劉保平:因為資金的問題,一直沒弄清呢,有錢早給人家了。先欠著,這個錢不是縣裡面出這部分資金,上面出錢,上邊錢給不了下邊,我們也給不了(施工單位)。
  儘管施工單位、阜平縣交通局、保定市交通局三方對於欠款金額認定不一,目前三方仍然反覆溝通之中,但被拖欠的工資,不應該成為三方角力的砝碼。保定市交通局認為,農民工工資應該優先發放。
  董玉輝:兩個億的工程,2600萬(欠款),這點東西保證農民工工資有問題麽?這個主要責任在施工方。國家三令五申的要求(不能拖欠),我們敢不要求這個麽。說實在,招投標過程中,首先要保障農民工工資,(市交通局)監管不到位,確實有這個問題。  (原標題:河北阜平近百名農民工修路遭欠薪 施工款成糊塗賬)
創作者介紹

普通話

xt97xtzt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