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傑倫歌詞《蝸牛》要進小學語文課本。”6月15日,中國青年報刊發的《“脫胎換骨”修語文》引爆熱點話題,社會各界紛紛關註並討論。
  6月24日上午,語文出版社三樓會議室,小學三年級語文教材修改社內討論評議會在此進行,中國青年報記者和另外一家媒體記者受邀參加旁聽。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表示:“除了請媒體記者,以後我們開門修教材,還會把老師、家長、教研員等請進來旁聽,也聽取他們對於語文教材修改的意見。”
  會議室里,擬增補進三年級語文的一篇文章《李強的發現》被投影儀打到了牆上,大家默讀起來。此文幽默活潑,對於老師的描寫很傳神:“李校長的腳步很輕,像貓在走路……體育老師何宏光的腳步聲很重,好像和地面有仇似的……音樂老師的腳步聲總是一響一悶,像腿有毛病,其實是鞋掌釘在作怪……腳步聲變化最多的是大隊輔導員陳麗,有時她從那頭奔到這頭,有時她從那頭踱到這頭,有時她突然在踱步中加速,有時突然在奔跑中停住。”
  文章結尾處寫道:“他把這個發現告訴同學們,這個發現對於好學生尹露露們沒有多少用處,對像他自己這樣的同學幫助卻很大,他可以借這段時間做課前準備,還可以看課外書,講話,做小動作。”
  “‘還可以看課外書,講話,做小動作’這段話導向是不是有問題啊?!”一位編輯面露難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另外一位女編輯則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她說:“我看這篇文章活潑風趣,很貼近孩子的生活,如果不行可以把‘做小動作’這句話刪除,變成‘做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王旭明說:“我總感覺教材中很多文章離孩子很遠,因此才調整了一些篇目,比如《空氣在哪裡》就要下決心拿下,因為這是自然課要解決的問題,不是語文課的任務。《李強的發現》很親切,描寫把握得很到位,是從生活中發現身邊的事物。結尾改成‘做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沒有味道了,我看給‘做小動作’加一個引號就解決了。”
  除了《李強的發現》,當天編輯還提出要增加一篇外國文章叫做《一串紅瓔珞》。在閱讀完文章內容之後,眾人提出要看文章原文。看完之後,大家發現編輯改寫壓縮的內容較多。語文出版社原副總編輯李守業當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能把一篇文章刪成故事梗概,這篇文章的心理活動很重要,議論和抒情刪除了,卻正是人家作者的精緻處。文章稍微長一些可以作為略讀課,大家覺得如何?”他的建議得到了編輯們的附議。
  “要刪除可以考慮整段刪除,但不要把文章刪成故事梗概,這是對作者的不尊重,也是對孩子閱讀水平的低估。”“別拼湊,一定要力求情節上的完整。”唇槍舌劍,毫無留情,負責選編課文的編輯半天沒說話。他感慨:“找一篇適合孩子的文章,真是太難了。”
  預審的文章篇目過完了,開始進入課後和單元練習題階段。王旭明說:“我們的語文版教材之所以不同於其他版的教材,是因為我們在課後習題的設置上也要與眾不同,也要很用心。”
  在五年級課文《月光曲》後面有一道習題:聽貝多芬的《月光曲》,描繪一下你心目中的月光是什麼樣子。“這題該改。為何一定要聽《月光曲》才能描繪心情。上語文課,完全可以不放曲子,用曲子沖淡文字是違反語文教學規律的。”王旭明聲音高了起來,態度很堅決。
  “孩子們沒聽過,可以感受一下。”五年級組的一位編輯說。
  “這不是語文的問題,是音樂培養的問題,最後只能變成教師把答案強加於學生。”李守業也明確表示反對,“我們絕對不能在語文課堂引導孩子聽曲子,談感受,還是要回歸到文字的理解上。”
  眾人沒有達成一致,編輯提議先回去修改題目,下次討論的時候再過。
  修改教材之難,是修改教材以外的人難以想象和理解的,從去年9月到現在,10個月的時間,語文出版社三樓一間小會議室,工作日都被審定教材占用,討論、修改、否定,再討論再修改,整個過程枯燥、煎熬。
  那麼,修改語文教材到底難在何處?
  王旭明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首先要找一個平衡點。我們既不能一點不改,輕車熟路按照以前的思路走,也不能修改的課文比例過多,老師一點抓手也沒有。”
  這個平衡點的尋找首先是篇目的減少。據統計,語文版教材減少了20%到30%的篇目,原來中學是六個單元的,現在變成五個單元,原來中學七個單元的變成六個單元。小學七個單元變成六個單元,與此匹配的是整個知識難度也在往下降。
  其次,選文難。據記者瞭解,目前的語文教材一般都是選文制,沒有人專門為教材創作。所有作者寫的時候並不是為教材而寫,特別有些選文是成年的作家寫的,他們成年以後的感受和孩子十歲八歲時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此外,教材不是個人產品,是集體的產品,要受諸多因素的制約。
  再有,目前的教材必須要符合當下的國家有關政策,教材制度和教材方面的政策,必須審定通過。依據2011年教育部下發的《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小學階段教材沒有議論文。王旭明說:“在我看來,小學階段的寫作把過多的時間放到記敘、描寫、抒情,而實際上學生最需要的是學會議論。我覺得這個規定不符合學生實際的需要和成長特征。”但是,在編寫的過程中出版社必須按照規定來,因為只有如此才能通過上級部門的審定。
  語文出版社小學語文組負責人鄭偉鐘介紹,在語文教材中體現語文的學科特性,減少非語文因素的困擾,編寫一套真正有語文味的語文教材,是此次修訂中最大的挑戰,如註意遴選培養學生的優秀品質和健全人格的篇目,尤其註重選取培養學生的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的課文。新選課文特別關註學生品質和行為習慣的養成,如一年級下冊《小諾貝爾》、二年級下冊《沙灘天使》,意在引導學生愛學習、愛思考;一年級下冊《達爾文和小松鼠》、二年級下冊《找駱駝》,意在引導學生註意觀察;一年級下冊《想做好事的尤拉》、二年級上冊《奧莉婭和莉達》,有利於培養學生關愛他人、保護環境的品質。
  談到社會各界關註的《蝸牛》,王旭明表示,三年級語文教材作為課文輔助而選用的周傑倫的《蝸牛》還“待定”,需要等待專家意見和教育部審定。王旭明認為,語文教育違背規律、脫離本真的問題至今仍普遍存在,此次修訂總的目標是力求使教材更貼近語文性,用語文的方法解決語文的問題。  (原標題:“找一篇適合孩子的文章,真是太難了”)
創作者介紹

普通話

xt97xtzt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